保险公司登报解除安责险有效吗?

2022年7月20日 tb888akk1 Comments Off

  (据河北工人报消息 Hé北工人报记者贺耀弘)

  某咨询GōngSī因不服一审判决,向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Shàng诉。二Shěn诉讼中,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Jù。法院二审查明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Xiàng同。

  遵化市人民Fǎ院Zuò出(2019)冀0281民初3505号民事判决书。一审判决:1.承德某保险公司与某咨询公司于2018年9月7日签订的《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合Zuò协Yì》于2018年12月11日解除;2.驳回承德某保险公司的其他Sù讼请求。

  一审:保Xiǎn公司有权解除合同 Tóu保人未及时提出异Yì

  综上,承德某保险公司并未能Tí交Zhèng据证实,Yīn某咨Xún公司违约,致使双方订立协Yì的目的无法Shí现,进而Chéng德某保险公司也Jiù不享有法定解除权。适用合同法第九十六条、《合同法解Shì(二)》Dì二十四条的前提,是以通知方式解除合同的当事人必须享有法定或约定解除权。而本案中的承德某保险公司,并不享有法定Huò约定解除权,故一审法院适用Yǐ上Fǎ条确认案涉协议解除欠妥,二审法院予以纠正。因承德某保险公司Bìng不享有法定或约定解除权,故其请求法院确认“确认Chéng德Mǒu保险公司、某咨询公Sī之JiànDe合同关系于2018年12月7日解除,并Zì2018年12月7日以后承德某保险公司不承Dàn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合作协议上的义务,对于此前所发生的保险事故依Zhào法Lǜ规定予以甄别后确定是否予以理赔”理据Bù足,应予驳回。

  正如常Xiàn的“交强险”具有强制性,安责险对于高危行业、高危领域的企业,Yě具有强制性,并且违反规定的应当承担法律责任。2021年新的ān全生产法第109Tiáo规定:“高危行业、领域的生产经营单位未按Zhào国Jiā规定投Bǎo安全Shēng产责任保险的,责令限期改正,Chù五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的罚款;逾期未改正的,处十万元Yǐ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。”承保安责险的保险公司,没Yǒu法Dìng事由或者双方约Dìng事由,不得任意解Chú安责Xiǎn合同。

  再次,承Dé某保险公司主张因某ZīXún公司违约、无法形成保险合Tóng的个案即遵化市Mǒu铁Kuàng案件,已由唐山市中级人民Fǎ院(2019)冀02民终6549号判决Shū判决由承德某保险公司赔偿该铁Kuàng保险金80万Yuán并承担利Xī,该判Jué已生效,且本案中承德某保险公司答辩称Gāiàn与本案要求Què认案涉协议解除没有关系,故承德Mǒu保险公司主张Wú法Shí现合同目的理据不足,法院不予支持。

  首先,依据案涉协议,按时按约定数é向承德某保险公司交纳保险费用是Mǒu咨询Gōng司De主Yào义Wù,Mǒu咨询公司已经履行了该义务。

  关于承德某Bǎo险公司是否享有Fǎ定解除权问题。双方当事人签订àn涉协议的目De是“甲方(承德某保险Gōng司)承保乙方(某咨询公司)名义投保的河北省及其他省市Děng地区的矿山工人,和其他保Xiǎn业务。甲方作为承保单位,乙方Zuò为TóuBǎoShàn位,矿方作为被保Xiǎn人。JiǎYǐ双方签订了安Quán生产责任保险的合作协议”。

  二审:无法定或约定权利 保险公司无权Xiè除HéTóng

  一审法院认为,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》第九十四条“Yǒu下列情形之一的,当事Rén可以解除合Tóng:(一)因不可Kàng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;(二)ZàiLǚ行期限届Mǎn之前,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;(三)当事人一方延迟履行主要债务,经催告后在合理期Xiàn内仍未履行;(四)当事人一方迟延履Xíng债务或者有Qí他违约Xíng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;(五)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”、Dì九Shí六条“当事Rén一方依照本法第Jiǔ十三条第二款、Dì九十四条的规Dìng主张解除合Tóng的,应Dàng通知对方。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。对Fāng有异Yì的,可以请求人Mín法院或Zhě仲裁Jī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”,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<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>若干问题的解释(二)》(以下简称《合同法解Shì(èr)》)第二十四条“当事人Duì合Tóng法Dì九十六条、Dì九十九条Guī定De合同解除或者债务抵销虽有异议,但在约定的异议期限届Mǎn后才提Chū异议并向人民法院起Sù的,人民法院不予支持;当事人没有约定异议期间,在解除合同Huò者债务抵销Tōng知到达之日起三个月以后才向Rén民法院起诉的,人民法院不予支持”ZhīGuīDìng,本案中,双方均Rèn可2018年9月7日签订的《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合作协议》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,法院予以确认。承德某Bǎo险公司主张于2018Nián12月7日,在承德日报上刊DēngGōng告解除与某咨询公司关于涉案协议的合Tóng关系,但承德某保险公司Gōng告在承德日Bào的刊登日期系2018年12月11日,故法院认定双方解除合同日期为2018年12月11日。因双方涉案协议未约定异议期限,故Mǒu咨询Gōng司如对承德Mǒu保险公司解除合同的行为持Yǒu异议依法应在3个月内向法院提起诉讼,但至三个月期限届满,某Zī询公司一直未向法院提起相Yīng的诉讼,故法院依法确认承Dé某Bǎo险Gōng司、某Zī询公司于2018年9月7RìQiān订的《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合作协Yì》于2018年12月11日解除。因合同解除权系法定权Lì,不能Yǐ当事人的约定予以免除,故某咨询公司以双方涉案协议已约定,不Kè单方解除协议Wèi由进行抗辩,法院不予采信。协议解除后其他事宜,双方可另行解Jué。

  Chéng德某保险公司Xiàng遵化市人民法院起诉,主要请求确认双方Qiān订的《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合Zuò协议》于2018年12月7日解除,合同解除前出现的保险事Gù,承Dé某保险公司不承担保险责Rèn。

  其次,某咨Xún公司提Jiāo的各项证件是否符合承德某保Xiǎn公司Dìng立个案保险合同的要求,承德某保险公司可以在个案中审查。故承德某保险公司以“因某Zī询公司没有按其要求提供有效Zhèng件,致使个àn投保事宜无Fǎ形成Bǎo险合同关系”为由解除案Shè保险合作协议理据不足,法院不支持。

  二ShěnFǎ院认为,依据双方于2018年9月7日Qiān订De《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合作协议》,双方并未约Dìng承德某保险公司享有“除遇不可KàngLì因素或Fǎ律规定的变化导致本承诺书无Fǎ继续Lǚ行”外的协Yì解除Quán。

  基本àn情:某保险公司登Bào声明终止与某咨询公司签订的《安Quán生产责Rèn保险合作协议》的履行

  2018年9月7日,承德某保险公司与Mǒu咨询公司签订《安全生产责任保险Hé作Xié议》,主要内容为:“甲方:承德某保险公司,乙方:某咨询公司。1.合作事项:甲方作为承保单位,乙方作为投保Shàn位,矿Fāng(某矿业公司)作为被保险人。甲Yǐ双方签订Liǎo安全生产责任保险的合作协议。甲方承保De矿山职工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参照适用《安Quán生产Zé任保险(2015版)条Kuǎn》,安全生产责Rèn保险Tiáo款、投保单、保险单、本保险协议共TóngZuò为保险合同的组成部分……”。

  2020年8月3日,Táng山市中级人Mín法Yuàn作出(2020)冀02民终3110Hào民事判决书。二审判决如下:1.撤销遵化Shì人民法院Zuò出的(2019)冀0281民初3505Hào民事Pàn决;2.驳回Chéng德某保险Gōng司全部诉讼请求。Běn判决为终审判Jué。

  2018年12月11日,承Dé某Bǎo险公司在ChéngDé日报刊DēngGōng告:“MǒuZī询公司:自2018Nián8月28日起,我公司开始承保GuìGōng司投保的安全生产Zé任保Xiǎn业务,我公司于2018年9月7Rì与贵公司签订《安全Shēng产责任保险合作协议》一份。现我公司公告如下:自2018年12月7日起,终ZhǐYǔ某咨Xún公司签订的《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合作协议》的履行,关于安全生产责任险业务自公告之日起不Zài办理,某Zī询公司无Quán再以我公司名义开展各类保Xiǎn业务。特此公告。”